1712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要去找小悦,不要去找她。”甄双燕的眼泪涌下来,整个人失态地痛哭。

“那,就告诉我,原因。”

见她这般,裴逸庭的强硬略微收敛,但依旧执着于真相。

甄双燕古怪的行为告诉他,里面还有更大的秘密,远不止他猜测的这么简单。

然而,甄双燕只是埋头痛哭,声音徘徊在墓地的四周,凄婉且悲凉。

裴逸庭没有催促,给甄双燕做心理准备的时间。

等她平复下来,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甄双燕的衣襟早就被眼泪打湿了,整个人眼睛红肿得像核桃一般,异常狼狈。

裴逸庭沉默地站在旁边,这个时候,甄双燕才发出一抹苦笑。

她张着嘴巴,像是自言自语。“其实,告诉也好,知道了,也好。”

话音刚落,裴逸庭凌厉的视线望了过来,眉宇间带着一抹质疑。

但他没有吱声,那边,甄双燕便开始,絮絮叨叨。“小悦是我的女儿,她,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

冬日蜜桃少女粉色毛衣展白丝美腿甜美微笑写真图片

饶是已经猜想到这个结果,但当裴逸庭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心里依旧是浮起惊涛骇浪。

是她的亲生女儿,为什么非要以姨妈的身份收养夏悦晴,却从来不告诉她真相?

甚至到了现在,依旧是这个选择?

他疑惑还没有发出,甄双燕又紧接着开口。“是不是在心里唾弃我,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当初,我也想不到姐姐和姐夫会忽然发生车祸去世,我没想到的。”

否则,如果姐姐和姐夫没有死,小悦机会在一个正常的家庭长大,就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假如这一说。

“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只会更加厌恶自己的身份,我只能选择隐瞒。”毕竟,谁会喜欢被人称为私生女呢?

她话都说都这个程度,裴逸庭还是没有明白,夏悦晴的身世,跟他离婚有什么必要的关系。

或许夏悦晴会不高兴,被人生生隐瞒了二十多年,但这种情绪绝对不会永远存在,他了解自己的妻子。

难道说,她的生父不同寻常?

就在裴逸庭斟酌其中的厉害关系的时候,甄双燕幽幽地抬起头,看了过来。

“我不知道猜到没有,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更是一个拖累她的母亲。至于我为什么反对她和的结合,更是因为……”

她的声音停了下来,好似对接下来的事,难以启齿。

裴逸庭是那个人的外甥,让她怎么说下去?

“如何?”裴逸庭薄唇溢出一声催促。

这才是最关键的答案。

甄双燕紧紧咬着唇,大半天,她才以极其羞耻的姿态,说出一句话。“她根本就是表妹。”

这句话,甄双燕说得声嘶力竭,等话音落下,她甚至不敢看裴逸庭是什么反应。

而裴逸庭,是什么感觉呢?

表妹?他的表妹?

他只有一个舅舅,一个表妹。

而程晓东,曾偷偷去看甄双燕被他们撞了个现行。

妻子变成了表妹,这对裴逸庭来说,彻底就是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

“怎么可能?”他的眉心乱跳着,脑袋仿佛要炸开。

他猜到了开始,却猜不到结果。

甄双燕见他不信,急了,连忙说:“是真的,逸庭,我不拿这种事骗。她是的表妹,们之间不能在一起的,这是不对的。”

“们的孩子也不能要,逸庭,就当是我求吧,孩子不能生下来。们的关系就是一个错误,不能将错就错了。”甄双燕垂泪,不管他会在内心如何厌恶,鄙视她,可她还是要这么做。

裴逸庭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黑眸冷眸疏离,他一字一句地说:“那是的外孙。”

所以,夏悦晴刚怀孕,她就在内心抗拒着这个孩子的到来?

怪不得,当时甄双燕的脸上没有任何喜色了。

“就算是我外孙我也不能要,他是一个错误,不能延续的错误。逸庭,就当是我求了。”

她不敢跟夏悦晴说,可跟裴逸庭通了气,如果他能想明白,或许永远地隐瞒着夏悦晴会更好。

“甚至,我希望们离婚,不然这件事迟早会被裴家,以及舅舅知道的。”甄双燕嘴唇不停发颤,这将变成一个彻底的噩梦。

而当他们都知道之后,不用说,逼着他离婚的,绝对不只是她甄双燕一个人。

裴逸庭深不可测的眸掠过一抹嗜血,早知是这样的结果,他宁愿今天没有跟来,没有偷听。

“的意思是,我舅舅还不知道?”他眸光一寒,紧接着落在甄双燕身上。

心里回想程晓东的反应,正常,对夏悦晴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对他更是如常,应该是不知道。

甄双燕默默点了点头。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给她生了一个女儿?”裴逸庭的语气越发的阴沉。

只因为这两个人当初误会,却造成了他和夏悦晴不可磨灭的灾难。

“我没想过要告诉他,我跟他早就没有联系了。”甄双燕缩了缩身体,有些无助地回答。

可谁知道,裴逸庭竟然是那个人的外甥?

如果早知道,一开始,她就不会同意他们的。

“逸庭,既然知道了,就当我求,把孩子拿掉,离婚吧……”

裴逸庭脸色紧绷,他一字一句地开口:“只要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不是吗?”

什么迟早会知道,只要她不说,这个假设就不会变成现实。

甄双燕心头蓦地一凉,她像是听到什么难以置信的话一般,眼睛瞪得又大又圆。“什么意思?我不说?不愿意跟小悦离婚?宁愿将错就错?”

对,她不说或许就不会被发现。

可问题是,她已经瞒不下去了,尤其是看到他和小悦一同出现,心头的不安越来越大。

若不然,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对。”裴逸庭郑重地开口。

被瞒在鼓里的夏悦晴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就要跟他离婚?甚至拿掉孩子?他都接受不了的事,她如何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