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_a2054

   看着忽然从书柜后走出的宁侯,想到自己刚才那句狗男人。

   苏言嘴巴动了动道,“侯爷事务繁忙,我就不打搅了。”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狗男人!

   这开场白,注定今天可能无法好好聊了,所以还是早走为妙。

   “本侯不忙。”

   闻言,苏言脚步微顿。

   “在听到又喊本侯狗男人时,我就没什么好忙的了。说吧,来找我什么事儿。”

   看着不再是静守,而是把守在门口的护卫,再听宁大侯爷这话,显然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苏言转身,看着将手里书丢到书案上,已在桌前坐下,准备好跟她好好聊聊的男人。苏言静站了一会儿,抬脚走过去!

   “侯爷,我错了,我之前不应该拿怀孕的事乱说。”

   看着那一本正经,严肃认真说道歉的人,宁侯:“乱说一事,本侯不会怪罪。”

   苏言:咦?

   气质美女头戴皇冠身着白裙花间甜笑优雅写真图片

   “不过,让本侯白忙活白出力,却难以饶恕!”

   听言,苏言把刚张开的嘴合了起来,觉得正常了。

   刚刚听宁侯说不怪罪,她还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现在听他说怪罪,她反而觉得合乎常理了。果然,她距离天真无邪已太遥远了。

   “侯爷,这种事儿不像是射箭,没有百发百中的。”

   宁侯听了,看着她道,“那呆呆是怎么来了的?”

   一次就中,相当于百发百中。

   听言,苏言不假思索道,“那次肯定是因为姿势对了,这次姿势没对。”

   宁侯眼皮抬了抬。

   姿势对了?

   有呆呆时,是她在上,他在下。之后则相反!所以,她的意思是他需要被强才能怀上吗?

   宁侯心里如是想,那边苏言已经笑了起来。

   看她那忍俊不禁的样子,显然也是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

   宁侯看着眼睛微眯,她是来赔不是的吗?分明是来找事儿的!

   心里这样想,宁侯对着苏言勾勾手指。

   苏言抬脚走过去,无声中走出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质。

   “当家的。”

   听苏言这称呼,宁侯嘴角扬起又扯平,从狗男人到当家的,从她称呼的改变,证明了她的两面三刀。

   苏言的不走心,宁侯心里最是清楚,却不与她废话,只道,“既然说姿势,那今日就按照说的姿势来,如果中,恕无罪。如果不中……”

   不中如何?

   “说呢?不中会如何?”

   苏言不觉摸了摸自己肚子,不会死了,但会生不如死。

   毒发的滋味儿,可并不好受。

   苏言看着宁侯。

   宁侯看着苏言。

   他在唬她吗?不!

   在气头上的男人,从不唬人!

   所以,要正面刚吗?

   不!

   跟在气头上的男人对着干,那不是找罪受吗?

   苏言微微俯身,抬手,手落在宁侯衣襟上,抠了抠,又抠了抠,直到宁侯抬手将她的手拍下。

   苏言嘴角扬起,笑眯眯道,“侯爷的衣服料子真好!我本来还想撕破的,现在看来只能脱了。”

   我本来还想撕破的?!

   这话,宁侯听到,自动理解为:她想跟他玩点儿刺激的。

   宁侯看她一眼,这是勾他一下,又作罢了?!

   何为欲迎还拒,宁侯感觉自己见识到了新的境界。

   宁侯不言,苏言顺着衣襟往下,继续往下抠抠抠,点点点。

   而在苏言手抠抠点点到他的胳膊时,宁侯生出这样一种感觉:她在掂量着买前腿肉,还是后腿肉!

   “苏言,本侯的耐性可是有限。”

   听到宁侯这话,苏言睫毛动了动,而后咯咯笑了两声,那笑声听着甚是讨厌。

   确实笑的不单纯,因为宁侯那话,苏言听在耳朵里自动就转化为‘好好勾引,本侯能力可是有限’不由的就笑了。

   这么老实的等着她给脱衣服,他这真的是为了当爹呢?还是,纯纯就是为了私欲呢?

   为何感觉是后者呢?

   还真想问问。不过,想想男人可能会有的反应,想想自己毒发时肚子疼的滋味儿,还是算了吧。

   就在苏言手落在宁侯腰带上时……

   “宁脩,宁脩!”

   三皇子不顾护卫的阻拦,荣径直的走了进来。

   听到三皇子声音,苏言第一反应……滋溜钻到了书案下面。

   三皇子这长舌妇,能避就避开,省的多听闲言碎语,也省的被他当乐子看。

   “宁脩,刚才有个身着齐家下人衣服的小厮来求救,说齐家小姐被人给劫了,恳求我们救人。”三皇子对着宁侯道,“宁脩,对齐家兵器不是最是喜欢吗?如果救了齐家小姐,那找那齐老头要几件兵器定然不在话下。”

   听着三皇子的话,宁侯眼帘微垂,扫一眼缩在案子下,蹲在他脚边的人。

   想到她刚才毫不犹豫,滋溜钻到桌子下的动作。宁侯感觉她将自己沦为了姘头!

   三皇子是夫婿,他是姘头,她这个红杏出墙的听到三皇子的声音才躲的这么麻溜。

   “宁脩,在听我说话吗?”

   “嗯,在听。”宁脩漫不经心的应着,看着三皇子道,“殿下对齐家兵器不是也分外钟爱吗?为何不自行去救人,还特意来喊本侯一声呢?”

   “我这不是为了万无一失吗?”

   “是吗?”

   看宁侯对他的话存疑,三皇子也不再遮掩,开口道,“我是听说,那位齐小姐样貌很是不错。所以,我以为去救人,应该比我更合适。”

   “此话怎讲?”

   “宁脩,世上好女儿多的是。不说比人,就这位齐小姐无论是样貌,还是秉性,才华都比苏言好太多。”

   “是这样吗?”宁侯似颇有兴趣的样子。

   三皇子听了,说的更起劲了。而苏言盯着宁侯的腿看了一会儿,默默伸出手……

   正在听三皇子忽悠的宁侯,忽然就感觉一只小手落在他大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