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8_a2066

   “你现在……”叶青凰勾了唇,本想说他现在更像个驸马,但话到嘴边时目光一转,见屋里还有其他人,也就咽了回去。

   “我现在?”叶子皓不解地眨眨眼,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就照你的主意去做吧,中午老时间吃饭,你若晚了便不等你,在外面吃饭不用专门派人回来说,总是消耗了人力。”

   叶青凰却是微微一笑,转过了话题道:“我今天开始绣菊花图,等绣完我再琢磨着绣幅寒菊图出来,薄雪下的菊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风景。”

   “昨天听世子说,京城也有下过薄雪,而不仅仅是雨雪,能攒几天不化的,只不过这样的年份不多。”

   叶子皓听了便了然地说道。

   他们那年在京城过年,自然也见过薄雪。

   只不过南方天气比不得北方,这雪边下就边化了,便能攒上两天,已是盛景,用京城人的话说,是下大雪了。

   因此,薄雪下的寒菊图,对京城人来说,就是凌雪傲霜的风骨了。

   “等我回来先画画看。”叶子皓也想看到这样一幅绣图,连忙又道。

   叶青凰点头,又提醒他别忘了把昨天那些菜方子给太子,至于世子表哥想要,自会去找太子抄一份儿了。

   另一份则是叶子皓帮忙抄好了,今天出门时让人送去云来酒楼。

   另一种视觉的床上展示

   吃完早餐,叶青凰随叶子皓回东屋,伺候他穿衣,并不因外面雨停风止就少穿,反而是这雨后的空气潮湿寒凉,寒气最是侵人。

   “今天不带斗篷了,毕竟是去干活,阵仗太大不好。”穿上了从三品官袍之后,叶子皓突然说道。

   “好,那带个手炉?”叶青凰一边为他扣上腰带、一边仰了仰头问他。

   “大男人带个手炉去衙门,会招一群品级低的官员嫉妒的。”叶子皓扯了扯唇角,无奈地看着她,“凰儿,你夫君没那么娇弱。”

   他一个农门子弟,纵使做了一年官、一年商家大户,根子里也还是农门子弟啊。

   这样全副武装走出去,叫那些还在低阶熬资历的京官们情何以堪?

   “那就系上围巾、戴上袖笼,这个咱们铺中也有卖,并不贵,若是有人说你不该这般,就说水土不服,咱们北方的冷和南方不一样。”

   叶青凰撇嘴,想到先前她就站在屋檐下就能感觉到那如刀削般刺骨的晨风寒气,就不肯妥协。

   就算坐在马车里不冷,可谁知道户部衙门里又是怎样的光景,家里有孩子,可不许他在外面冻病了。

   “好吧,反正咱们的人都有这个,到不显我突出了。”叶子皓知道凰儿的担心,连忙答应了,不再说什么。

   他们叶府上下都有袖笼、围巾、帽子、口罩,在府中这般穿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成本也不高,总还是比手炉要低调得多。

   安置妥当,叶青凰送叶子皓出门,就看到庄明宇和武明扬也戴了搭耳棉帽,面上也戴了三层棉纱口罩。

   叶子皓诧异道:“这么冷?”

   两个护卫眼中顿时染上几分尴尬,最后还是庄明宇不好意思地解释:“媳妇儿坚持的。”

   所以,大人是宠妻的,他们护卫当然也是宠妻的,理所当然。

   叶子皓哈哈一笑,回头看了叶青凰一眼,莞尔道:“那媳妇们就在家好好呆着带孩子,汉子们走了!”

   正好抱了孩子过来的岳飞花刚好听到他们这通对话,连忙侧身躲在院角,有些不好意思现身。

   三人背影远远消失在前厅那边,叶青凰扯了下唇,这才看向旁边角院,喊道:“赶紧过来吧,别冻着谨儿了。”

   岳飞花连忙抱着孩子走过来,脸上还有些红晕。

   “谨儿吃早饭没有?”叶青凰见状自然不会提及刚才的事情,转而笑着庄泽谨。

   “谨儿吃啦。”庄泽谨笑眯眯地开口,很是乖巧地扒着他娘亲的肩膀,直到厅上被放下地,才显出他的活泼。

   “小吉祥哥哥!二宝弟弟!我来啦!”小家伙立刻朝西屋跑,一点儿也没有找错方向的意思。

   很快西屋里就传来一阵也不知道为啥就是高兴的傻笑声,叽叽喳喳如小鸡出笼。

   叶青凰还在外面就听见了,也是一阵好笑,孩子们就是要有伴儿,既热闹也开心。

   “主子,我去菲菲那边看看。”岳飞花并没进屋,而是请示地和叶青凰说道。

   “好。”叶青凰答应了,先掀起棉帘进了西屋。

   王钱氏正带人收拾桌子,秦李氏抱着二宝,小姐妹正和小吉祥、庄泽谨在说话。

   “我今天要绣花,莲儿你们在这边写字,带着小吉祥读书。”叶青凰便吩咐小妹。

   “好,二姐你好久没绣花了,下午我们也把绣架搬过来。”小妹一听眼睛亮闪闪地笑了起来。

   “嗯。”叶青凰应了,就去拿自己的大绣架。

   夫人要绣花,王钱氏带了丫环把桌子收拾干净就退下了,秦李氏抱着二宝坐在炕上,喂他喝了几口温茶。

   不一会儿陈菲菲也抱着武泽轩过来了,岳飞花还帮她拿着针线笸。

   西屋没有过多摆设,但有桌子、柜子、座榻、方桌凳,剩下的就是一些玩耍之物、枷椅、小马扎等孩子们使用之物。

   叶青凰的绣架会送到角落搁着,孩子们也知道不往那边去,不会损坏她的东西。

   二宝和武泽轩出生日子差不远,俩个见面就“啊唔、啊噗”地打起了招呼,最后被搁进垫了棉垫的枷椅,一人一只绣球儿玩耍起来。

   有秦李氏一人看着便足够了。

   小姐妹带着小吉祥在炕上背书、写字,庄泽谨就拿了画册坐在枷椅附近,给两个弟弟讲故事,只不过他讲得高兴,旁人有没有听懂就是别说了。

   其他人都开始做针线,叶青凰拿了昨天裁好的天山雪细丝帛,开始绷绣面。

   这绣布不是外面铺中卖的那种,而是北苍御制贡品,是北苍的兄长让人送来两匹,绣完两幅大绣品之后,还有不少剩余。

   给东黎太子的绣品,绣布当然也要用极好的,绣上去的菊花当然也要是名贵品种。

   孩子们的热闹声里,叶青凰的心思已经沉淀下来。

   和叶子皓的想法一样,不管如今身份、地位,他的出身都是农门子弟,而她,是个绣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