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_a2056

果真是寄生虫在作祟!

把着脉,叶宇眉头皱了起来。

“果真是寄生虫在作祟。”

叶宇昨天在给刘振海治病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个问题,自己能够吸收凝血虫的生机,自然也能够吸收这种寄生虫的生机,可关键冉亦菲患病的地方有些特殊,他如果去吸收寄生虫的生机,怕是要……

“小宇,怎么了?莫非治不好吗?”

看到叶宇把脉之后不再进行下一步,原本一脸希翼的冉亦菲不由得内心一颤,虚弱的问道。

“不是,关键是生病的地方有些特殊,我……”

“医者不分男女,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会怪的。”

听到是因为这个,冉亦菲俏脸一红,细若蚊声的说。

一边跟冉亦菲解释,叶宇一边跟树灵沟通,才知道为什么她为难了,因为冉亦菲身体内的寄生虫是在子-宫内膜上生长着的,他的手必须要按在冉亦菲的小腹,才能够吸收寄生虫的生机。

而女人的小腹是对方最为隐私的地方,除了男朋友,谁也不会让碰的。

“那个,亦菲姐,要先把裤子解下来。”

单纯女孩受不了都市的快节奏生活

叶宇沉吟了一番,最终该是开口说道。

正应了那句话,医者不分男女,更何况,他也不忍心看着冉亦菲疼的死去活来。

“恩。”

冉亦菲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开始去解裤子。

脸上却升起一抹红霞,看着特别诱人。

尤其是她解裤子的动作,更加充满了魅惑,简直就是在激发一个男人的兽性。

裤子解开之后就露出了里面的小内内,HelloKitty的标志特别明显,这让叶宇一阵意外,没想到表面冷酷美艳的女总裁,内心竟然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不过这样正好,冷酷与柔情结合,才不会让一个人失去本性。

就像刘璐璐,外面裹的严丝合缝,里面穿的却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小丁裤。

“那个,小裤裤也要脱掉。”

冉亦菲虽然解掉了裤子,但并没有露出治病的地方,这让叶宇面露难色的说,心中却又有了那么一丝期待。

“啊!”

冉亦菲一惊,反问道:“不脱不行吗?”

“不行。”

之前树灵已经告诉过他,没有肌肤接触,根本吸收不到生机,所以叶宇说的非常坚定。

冉亦菲羞赧的点点头,双手抓住小裤裤的边角就要往下脱。

“好了,好了,不用完全脱下来,露出小腹就行。”

见冉亦菲差点就把小裤裤完全脱下来,叶宇急忙阻止道。

虽然他也想把那诱人的地方尽收眼底,可并不是这个时候。

现在是治病,他总不能趁人之危吧。

更何况那么美妙的地方就在眼底,肯定会分他的心,让他无法全身心的投入治病。

只是这个时候叶宇忘记了一点,所谓的治病只不过是树灵借助他的手来吸收寄生虫的生机,至于他,完全使不上力,倒可以静下心来欣赏美景。

听到这话,冉亦菲才停下手中的动作,脸上的红云更红。

叶宇看到那平坦的小腹,踌躇了一番,还是把手按在了上面,心中还在不断的念叨着我这是在治病,我这是在治病。

当叶宇的手接触那平坦的小腹时,顿时就感觉到一阵柔软丝滑,内心不由得一震。与此同时,冉亦菲的娇躯也颤动了一下,证明着她也非常紧张,并没有表现的那么坦然。

就在这个时候,卧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冉树德一进门就急切的问:“亦菲,先忍着点,爷爷这就给……”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了叶宇,以及叶宇的手掌触及的地方,急忙转口说道:“叶神医在啊,先忙,先忙。”

冉树德一边说着,脑子一边飞速的运转,脸上不自主的浮现出了一抹得意。

而跟在他身后的关悦茹和冉浩还没有看清楚卧室内的情况,就被冉树德给赶了出去。

“医生在治病,们进来干吗?赶快出去,别打扰到医生。”

关悦茹一阵腹诽,明明是老打扰的好不好?

当然她只是冉浩的护理医生,并没有资格责问冉树德,只得心有不甘的退了回去。

而冉亦菲早已经羞的无地自容,拉过被子,盖着头,不想见任何人。

叶宇也尴尬的不行,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抽开手也不是,可不抽开吧,又被冉树德看个正着,万一引起误会就不好了。

脑海中天人交战好一会,叶宇才以我在治病唯有说服自己,继续把手停留在那处柔软的地方,当然,他内心深处也不希望自己离开那能够让任何一个男人魂牵梦绕的平坦小腹。

好在经过给刘克学还有刘振海治病,他对吸收生机的方法掌控的更加流利,不一会便把寄生虫的生机给全部抽取干净,原本丹田内耗尽的生机又再次补充回来。

可即便是如此,叶宇也紧张的出了一身的臭汗。

抽回手,叶宇再次给冉亦菲把脉,发现寄生虫已经全部被杀死,这才放下心来,把冉亦菲的手放入棉被之下说道:“亦菲姐,好了,以后就不会再受这种钻心疼痛的折磨了。”

“我,我,我竟然不疼了,呜呜,小宇,太谢谢了。”

冉亦菲这才把被子掀开,感觉到自己小腹那里不再疼痛,不由得惊呼一声,跟着就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叶宇,投身到他的怀中,呜呜的哭了起来。

叶宇被撞个温香满怀,感受着胸前的柔软不断颤动,心中的火热也再次被勾了起来,伸手刚想环住冉亦菲,却发现自己被冉亦菲推开,羞怯的说:“对不起,小宇,我,我太激动了,所以才……我知道有女朋友,请千万不要误会,我,我只是太激动了。”

真的只是太激动了吗?

也许只有冉亦菲自己心里清楚吧。

叶宇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内心也有些许的失落。

这可是穿着睡衣的大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啊,我竟然没有珍惜机会,太可惜了。

“我知道。”叶宇淡淡的说:“大病初愈,先好好休息一下,我这弄了一身臭汗,出去洗洗澡,换身衣服。”

“我帮找睡衣。”

“不用,刚刚疼的太过厉害,身体还有些虚弱,不适宜走动,再说小茹和小浩都在外面,我让他们帮我找就行。”

叶宇把冉亦菲按在床上,再三叮嘱,直到冉亦菲点头,他才离开卧室。

“怎么样?亦菲姐的病好了吗?”

“我姑姑还疼吗?”

才刚出门,叶宇就迎来两声关切的询问,一个来自关悦茹,一个来自冉浩。

倒是冉树德,眉头一皱,胡子一翘,厉声则问道:“们一个个只关心病人,难道不知道医生很累吗?看看小宇这满头大汗,不更应该受到们的关心吗?再者,叶神医出手,有治不好的病吗?”

“,们认识?”

关悦茹惊讶道。

她实在想不通,一个来自穷山沟的刁民,一个是人民医院的老院长,甚至还在省城医院挂有科室主任的职位,他们两个根本不搭边的人怎么会认识呢?

而且看这情形,冉树德对叶宇的医术还特别推崇啊!

莫非之前都是我误会他了?治好冉浩的病并不是误打误撞,可那神乎其神的治疗之法真的难以让人置信啊!莫非这世间真的存在鬼神之说?

关悦茹内心不淡定了,她从小就接受无神论,在大学接受的教育更是以科学的眼光去解释那些未知的谜团,现在倒好,那原本坚不可摧的无神囚牢竟然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

“废话,叶神医是我们人民医院的客座主治医师,我当然认识他了。”

冉树德瞪了关悦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而关悦茹再次愣住了,她一直都听说有客座教授,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客座主治医师,这是什么鬼职位?

“还愣着干嘛啊?赶快去给叶神医找件睡衣,让他去清洗一下。”

见关悦茹发愣,冉树德老脸一沉,斥责道。心中还暗自责怪自己的孙女,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不懂眼色的护理医生呢?抽空要好好批评她一番,让她把这丫头给辞退了。

“啊,好。”

关悦茹这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就往卧室走,可才走两步就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回头,羞怯的问:“师父,我卧室没有男人的睡衣……”

“女人的睡衣也行,先让他冲洗一下,等会出去给他买身干净的衣服不就行了。”

冉树德是越来越对关悦茹没好感,竟然敢怠慢自己心目中的神医,放古代是要治罪的。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眼眸不由得瞪的老大,盯着关悦茹问:“小茹,刚刚叫他什么?”

“师父啊。”

关悦茹纳闷的回道。

“师父?叶神医的徒弟不是个男人吗?”

冉树德也纳闷了起来,用询问的眼光看向叶宇。

“哦,是这样的,我有两个徒弟,刘却是男的,前天考从医资格证就是为了给刘却村诊所用的。小茹是我另外一个徒弟,她负责帮我搭理这中药种植基地。”

叶宇略显尴尬的解释道,谁能够想到他去去一个种地的农民,竟然也能有两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