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_a2056

“龙牙师,咱们已经输掉了一轮比赛,接下来要怎么办?”

听到主持人宣读的结果,后台泡菜国选手区,金南宇有些紧张的问身旁的龙牙。

龙牙年龄不大,只有二十四岁,穿着一身浅绿色的长裙,留着一头长发,皮肤白皙,浓眉大眼,看着特别养眼。

可让人无语的是他的胸,平的如同飞机场。

而且这龙牙开口的时候,竟然还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别着急,这第二轮由去参赛,我暗中帮忙,一定要打的华夏国的中医们心服口服。”

第二轮华夏国派出的选手是闫瑞,她跟金南宇在考官面前握了握手,转身走入了小屋内。

这一幕,不管是前台还是后台的人都能够看到。

龙牙自然也不例外,见到对手竟然是个女人,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自语道:“坏了,我忘记对方还有女人了,这魅蛊恐怕行不通,只能依靠金南宇自己的实力来取胜了。”

“没事,龙牙师,即便是金南宇也输掉比赛,咱们还有三场。”金智贤安慰道:“而且据我听说,华夏国的参赛选手只有这一个女人,所以在接下来的比赛当中,的魅蛊肯定能够发挥作用,到时候咱们胜了三场,照样能够挫了一下华夏国嚣张的气焰。”

与此同时,在华夏国后台的等待室内,叶宇皱起了眉头。

竟然下蛊了,看来这次泡菜国派出来的选手也有修炼者啊!

就是不知道这修炼者的修为如何?

北影清纯校花刘芷微女侠气质写真图

不过看他对闫瑞下的蛊并没有其他任何作用,想来也只是泛泛之辈吧。

只是胆敢在我徒弟身上下蛊,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

沉吟一番之后,叶宇用神识把闫瑞全身上下都给扫了一遍,然后他就发现了一条黝黑的虫子潜伏在闫瑞的手腕当中,一旦她给病人把脉,那条虫子就会活跃起来,从而影响闫瑞的判断。

比赛正在进行当中,叶宇没有办法现场逼出那条虫子,只能暂时用神识给包裹住,不让它发挥作用。

“嗯?魅蛊的联系竟然中断了?”

龙牙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坐起来,大惊失色道:“这怎么可能?魅蛊是我师父独门培养的蛊虫,即便是练气第二层的修为也无法把它轻易的逼出体外,我这才刚刚种下魅蛊,怎么就失联了呢?难道对方有不出世的高人?”

“龙牙师,会不会弄错了,对方都只是普通的中医,并没有修炼者在内啊?怎么可能破解掉师父的魅蛊呢?”金智贤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又道:“该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这魅蛊无法发挥作用,所以才失联的吧?”

“希望如此吧。”

想不通个究竟,龙牙也只能默认了下来,不过他内心却隐隐感觉到有一丝的不安,或者说是有些期待。

魅蛊一旦种下,除非他本人收回,很难被破掉。

既然失去了联系,那定然是出了问题,看来对方当中必定存在高手啊。

当然,这些顾虑龙牙并没有告诉旁人,免得徒增担忧。

金南宇出来,闫瑞进去,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询问对方病症,而是直接号脉。

运转灵气在对方身体内游走一圈,就把对方的病情完全掌握,但为了彰显华夏医术的高明之处,闫瑞就依照自己确诊的病情针对性的询问病症。

一一吻合之后,她又翻看了一下对方身体因为疾病而引发的一些表象,甚至还特意嗅了一下病人身体内散发出来的特殊气味。

把望闻问切全部走一遍,闫瑞才开始动笔写病情及药方。

没了蛊虫的干扰,这第二轮的比赛进行的非常顺利,仍旧是闫瑞获胜。

听到结果之后,尹智泰还冲着钟建雷抱拳拱手道:“恭喜啊,钟神医,们华夏国的医术果真了得,把望闻问切都发挥到了极致。”

“们泡菜国的医生也不差啊,虽然没有胜利,可也都能够看出病人的病情,要说是输,可能就输在经验积累上。如果假以时日的话,怕是真的有可能赶超我们啊。”钟建雷自谦道。

“哈哈,继续吧,再进行一轮比赛,咱们就可以休息了,还剩下两场就下午再进行吧。”

尹智泰笑着说。

第三轮比赛泡菜国出手人是金智贤,他临走的时候,龙牙也在他身上动了手脚。

而华夏国这边则有陈洲出场,在临走的时候,叶宇看着他叮嘱道:“等会跟泡菜国的选手见面时,尽量跟对方拉开一些距离,哪怕有失了礼数也行,千万不能靠太近,我怀疑他们暗中有人在动手脚。”

“到处都是监控器,他们怎么动手脚啊?”陈洲好奇的问。

“陈洲,这个世界很大,不知道的本事还多着呢,别说是通过监控了,即便是我站在面前动手脚,恐怕也看不到。”叶宇不满的说。

“我知道了,师父,我会主意的。”

陈洲红着脸点头说。

别的不说,单单是祝由术就让陈洲佩服不已,所以对于叶宇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怀疑,之所以那么问,不过是下意识的举措罢了。

见状,叶宇这才收起严肃的神色,拍着陈洲的肩膀说:“也不用太过紧张,一切有师父在,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恩。”

应了一声,陈洲这才走出去。

“好。”

金智贤见到陈洲,伸出手要跟对方握手,可陈洲却后退一步,跟金智贤拉开距离道:“抱歉,为了更精确的诊断出病人的病情,我不能跟握手,免得影响了我的判断。”

这话一出,金智贤不由得一愣。

草,握个手能影响诊脉?这尼玛老子学医那么久都没有听过啊,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

好在这魅蛊只要见面就能够下,并不一定要接触,不然的话,还真有点头疼啊。

想罢之后,金智贤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咱们比赛结束再见。”

摆摆手跟陈洲告辞,陈洲点点头算是回应。

而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条黝黑的小细虫直接从他的衣袖当中飞射出去,瞬间就钻入到陈洲的体内,潜伏在他的手腕处。

这一切并没有逃过叶宇的眼睛,他的脸色异常难看,握紧拳头自语道:“吗的,竟然真的敢动手脚,看比赛结束之后老子怎么收拾们。”

只是还不等叶宇发飙呢,陈洲就出现了异常。

原本还站在那里等待进入考屋的他,竟然变得躁动不安,手掌不时的在空中挥舞,像是在撕扯什么。

而他的脸上也出现了汗珠,脸色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即将暴走的状态。

“叶前辈,看,陈洲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是生病了?”

殷凯见到这种情况,急忙拉了一下叶宇的衣袖,不安的嚷嚷道。

“没事,我来解决。”

叶宇摇摇头说,暗中再次施展神识去包裹他臂弯内的蛊虫。

刚刚隔绝蛊虫,龙牙就感应到了,气的一拍桌子,大声的咆哮道:“吗的,又失去了联系,不行,这样下去肯定要输,必须得想一个新的对策。”

没有蛊虫的影响,再加上叶宇给的清心符咒,陈洲这才渐渐的恢复理智。

使劲的摇摇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

怎么一切都变了呢?

刚刚不是有很多美女在面前跳脱衣舞吗?那魅惑的姿态……难道师父说的都是真的,果真有人在暗中动手脚?

可这么多监控,对方是如何动的手脚呢?

看来的确是我孤陋寡闻了,回头还是要虚心想师父请教。

“我去华夏国的等待室会会那位高人。”

在陈洲恢复神智之后,龙牙就坐不住了,也不顾及影响,站起来直奔叶宇他们的房间而去。

主持人看到这一幕,直接把镜头切换过来,惊喜道:“泡菜国的选手竟然离席去了咱们华夏国的等候区,难道是想私底下切磋交流吗?咱们先忘掉比赛,跟着镜头一起过去看看吧。”

“是龙牙?”

龙牙刚刚走走到叶宇面前,他就认出了对方,冷冷的说,然后趴在殷凯的耳边,小声的说:“去把摄像头关掉。”

“关那个干什么?”

殷凯一愣,不明所以。

“让去关就关,问那么多干嘛?”叶宇阴沉着脸说。

人家都打到门口了,这货竟然还不明所以,怪不得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组长,眼力也太差劲了。

殷凯被吓了一跳,但当他看到叶宇那不容否决的眼神,还是乖乖的去关掉了摄像头。

“咦,怎么回事?难道是摄像头坏了?维修小组呢?赶快去修一修。”主持人调侃道:“看来上天都不希望咱们看到华夏国和泡菜国友好的一面,它更希望咱们观看比赛现场,学习更惊赞的医术。来,来,来,把画面切回来,咱们一起学习。”

叶宇并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盯着龙牙问:“刚刚那蛊虫是下的?”

蛊虫?

殷凯再次愣住了,什么玩意?好端端的比赛,怎么还会牵扯到蛊虫?那不是苗疆一代的产物吗?难道泡菜国的人也会?

可是这里那么多监控,他是怎么下的蛊呢?叶前辈又是如何得知对方下蛊了呢?

没有人回答殷凯心中的疑惑,龙牙同样盯着叶宇,咬牙切齿的说:“这么看来,扰乱我计划的人就是了?接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