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4_a2072

黑珍珠对贺芷灵还是很关心的,其实我也是很关心的。

这么些天,我已经没去过医院看过贺芷灵,我当然想去,我不是不想去,但想到她对我的那种态度,我就不想去自讨苦吃。

简直就是自我犯贱。

人家不欢迎,自己还要硬着头皮去见人家,还要感情泛滥的自嗨,去哄她安慰她,可她根本不需要,这不是犯贱是什么呢。

被黑珍珠赶着去,加上自己心里也挺想她的,想知道她恢复得怎么样了。

这就是爱,犯贱也是爱,爱就是犯贱,犯贱的挂念。

被骂也要去,被赶着走也要去。

因为心里犯贱的挂念。

黑珍珠说得对,就是看在她是我上司和恩人的份上,我也该去见见的,也该和她商讨一下,怎么对付程澄澄。

因为程澄澄放话了,只要贺芷灵还要抓她,她会让贺芷灵死。

我相信程澄澄绝对会这么做。

去了医院。

黑长直的素颜美女女人味十足私房

贺芷灵不在病房,说是在下面花园透气。

在楼上,我往花园看,见到了贺芷灵,和包不凡。

他们两个坐在花园的一棵树下一长凳上,聊着。

看起来,他们坐着的距离并不是很近,说明他们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亲密。

尤其是在发生了贺芷灵被袭击救活后昏迷中嘴里一直念着我名字这事之后,包不凡就知道,他难以走入贺芷灵的内心世界。

不过对于一个明明是有钱的富二代但却跑去自己创业的做创一代的人来说,身上最不缺的就是那股韧劲。

一个人,一个男人,韧性很重要。

不要缺少坚韧,这多少人就是输在了韧劲上。

看看刘备,人生败了多少回,多少次如丧家之犬,在古代他以那个老年人的年纪,还能爬到皇帝的位置,就是因为不服输的韧劲。

包不凡不会就此退缩的,只要他还爱贺芷灵,他绝对不会退缩。

我对贺芷灵也是服气,都被人家程澄澄还有四联帮对付不知道几回了,她也不害怕,也不找保镖守着自己,干嘛这么相信自己很厉害?

如果真有那么厉害,就能发觉人家狙击手埋伏对她开枪了。

在贺芷灵和包不凡聊天之间,我突然想听听他们在说啥。

于是,我让手下去某间医生办公室偷了一件白大褂,还有白口罩白帽子出来,穿上后,偷偷的从他们的后面绕过去,接着坐在了他们身后的那另外一张凳子上,假装打电话,当然我是不说话的,我一说话,他们就听出我声音了。

假装打完了电话,我假装在那里玩着手机回复信息。

竖起了耳朵,听着身后不到三米远距离的他们的说话声音。

不过,那贺芷灵警觉的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我,然后没发觉什么,转头过去了。

吓得我心脏扑通通跳。

我是个做坏事的,所以担心。

只听到包不凡说道:“琳琳,去国吧,那里有最尖端的医疗科技,一定能让你的脚恢复原样。离开了这里,也就远离了这些纷争。”

明明这些台词是贺芷灵妈妈要我跟贺芷灵说的,怎么到了包不凡这里让包不凡给说了。

难道贺芷灵妈妈让包不凡这么说的?

应该不是。

应该是包不凡自己想要把贺芷灵带走,一个原因的确是担心贺芷灵的安,其次就是确实想要治好贺芷灵,因为贺芷灵的腿可能会留下伤疤,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带她离开我,远离我这个竞争对手,在异国他乡,他更有追求优势了。

包不凡的这份苦心,第一二点出发点是很好的,带走贺芷灵,远离这斗争漩涡,远离危险,治好贺芷灵的腿上伤疤,不过呢,她要是离开了不回来,就放弃了和敌人的斗争。

这样子也好,我也不想见到贺芷灵被程澄澄整死。..cop> 至于第三个原因,包不凡想要带走贺芷灵,远远离开我这个情敌,包不凡是有私心的,可是这样也正常,哪个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不自私,包括我,也想把包不凡这家伙远远踢开。

贺芷灵说道:“我不可能离开。”

包不凡说道:“琳琳,你在这里很危险。”

贺芷灵说道:“我知道,不用重复说那么多次,我自己清楚自己做着什么。”

包不凡说道:“那短暂的离开,暂时的离开,把伤疤治好再回来也好。”

如果贺芷灵愿意,那包不凡带着贺芷灵短暂的离开的话,也许在这所谓的短暂的时间里,贺芷灵可能就被他搞定了。

谁知道在异国他乡,一对寂寞的男女,会出什么事呢。

这谁都保不准,哪怕如贺芷灵般坚定不移的性格。

贺芷灵还是拒绝了包不凡,说伤疤就伤疤。

贺芷灵是个完美主义者,她不可能允许自己身上有瑕疵,更不可能允许皮肤上有伤疤的存在,她会治疗,她不走,但她可以花大钱让他国的顶尖医生带着医疗设备来给她治疗。

包不凡眼看说不动贺芷灵,就没再说什么了。

贺芷灵说道:“以后你不要来找我了。”

包不凡说道:“为什么。”

我一听贺芷灵这话,心中高兴了起来,贺芷灵要拒绝这家伙了。

贺芷灵说道:“我不喜欢你。”

包不凡说道:“我不在乎。”

包不凡倒是很平静,看来,他清楚的知道,贺芷灵不喜欢他,至少虽然在他努力的追求之下一段时间后的情况下,贺芷灵还是没有喜欢上他。

包不凡就是包不凡,他怎么如此轻易放弃,他哪怕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语气依然平静如水,其实他也从上次贺芷灵昏迷叫我名字那事清楚的知道,贺芷灵目前还是不喜欢他,一点都不喜欢他,贺芷灵心中是我。

贺芷灵说道:“我试过了,我没法喜欢你,我喜欢谁,你也知道了。”

是我,是我,就是我。

包不凡说道:“我知道,所以我在等。我也在努力。”

贺芷灵说道:“有些努力,付出再多,也是没有结果。我也试过。”

包不凡说道:“无论你怎么选择,我都尊重你的选择,你不想看见我,不想我再找你,我可以不找。”

贺芷灵说道:“好。”

包不凡说道:“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吧,做不成情人,我们还是朋友。你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贺芷灵道:“你也是。”

包不凡笑了笑,说道:“早日康复。”

贺芷灵说道:“谢谢。”

极少说谢谢的贺芷灵,说了谢谢。

这意味着他们之间,崩了。

很好,我喜欢这种结局。

其实对于贺芷灵来说,她也不想说出那么绝情的话,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无法骗人,她认为包不凡很帅,很成熟,很有钱,背景出身也好,贺芷灵和他也有共同语言,他也懂贺芷灵,也能给贺芷灵安感,总之,一个女生对一个男人所期望的一切,包不凡基本都有了,所以贺芷灵试着和他处处,觉得自己对他有好感,相处下去,也许会爱上对方。

没想到,这样子的相处没有让她更喜欢他,反而像强扭的瓜一样。

到了发生了昏迷中念叨我名字这件事后,贺芷灵认为,该果断的拒绝包不凡了,她根本没法爱上他,贺芷灵不想浪费双方的时间感情精力,明知道没结果,还要去敷衍。

直接选择了干净利落的了断,让包不凡断了这念头,两人也断了追求与被追求的来往。

这点我挺佩服贺芷灵的,爱就爱,不爱就不爱,唯独对我,犹犹豫豫拖泥带水欲拒还迎纠纠缠缠。

可这倒也不能怪她,也因为我这边的原因。

贺芷灵突然开口道:“别装了,过来。”

这是对我说话吗?

那包不凡已经走远了,看看她四周没其他人,应该是对我说的。

我看着她。

她也没有看我。

我还想假装一下,不要过去,一块石头砸了过来,很大块,有拳头那么大,乓的一声砸在了我后背部的椅子后背。

我站了起来:“贺芷灵!你要我命啊!那么大块石头,砸到头会死人的!”

贺芷灵说道:“滚过来!”

我捡了起来那块拳头大的石头,走了过去:“要是打到头,会死的!”

贺芷灵说道:“为什么躲在那里偷听?”

我说道:“就是想知道你们说什么啊。你怎么发现我的。”

贺芷灵说道:“我是什么人?”

我说道:“不就是个普通人,你那么厉害,咋没发现狙击手对你开枪。”

贺芷灵没说话。

我把石头扔在了花圃中,然后坐下来,坐在她身旁:“嘻嘻,刚才我听见了你对包不凡说的话,你是拒绝他又是对我表白吗?”

贺芷灵说道:“我每次看到你这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撕烂。”

我把脸伸过去:“来呀来呀。”

她九阴白骨爪一下子抓上来,我早有准备,往后一仰,躲过了。

接着抓着了她的手,指甲挺尖的,我说道:“难怪女人打架喜欢抓脸。指甲是武器,抓烂别人的脸又能毁容又能摧毁别人的心灵。”

她把手扯回去,我死死抓着,然后在她用力把手扯回去的时候,顺势假装被她拉进怀中,压倒她,她急忙抱着了我。

我说道:“真够坏的,想抱我直接说啊,没必要这么心机嘛。”

她又要抓我的脸。

我紧紧抱着了她。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