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5_a2047

   *** 不过疑惑归疑惑,云轻言还是顺从地跟他离开。

   帝九阙向来傲娇,有时候嘴上着不可以,却会默默出手。

   反正自己也不知道从何处找起,抱着一分隐约的希望,云轻言跟着帝九阙一起离开。

   行路越来越远,云轻言感觉他们正往一处高坡上爬去,先是密密的丛林,逐渐视野开阔起来。

   那是高地上的一片缓坡,平平整整的一处,绿草如茵,分为安谧美好。

   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屹立在高地上,形状犹如一轮弯月,通体剔透,在星辰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淡淡莹润的光芒,分外好看。

   在玉石一端,却是一种犹如秘银般的流体在里面不断下落,像是在落泪。

   这奇怪的石头一下子攫取了云轻言的注意力,她三步并两步地走向白石,想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材料。

   然而帝九阙却先行一步走到了白石前,抓住了她的手,

   “等等。”

   云轻言眨了眨眼眸,疑惑地看向帝九阙。

   只见帝九阙也没什么动作,只是轻轻地一挥手。

   90后灰色风采妹妹

   整个空地,犹如被一层星辉笼罩般,瞬间亮了起来!

   萋萋芳草间,无数犹如星辉月光的花朵开始徐徐舒展,花开两瓣,极其细长,白色的花瓣上隐隐有银色的边纹线条,散发着荧光。

   两片细长的花瓣却是以一种优雅的姿态轻轻交缠,十分唯美。

   不过那花瓣十分地柔嫩脆弱,一阵清风吹拂而过,便有不少花瓣脱离短的枝丫,被风吹得漂浮起来,可任是被吹走,一朵花两片花瓣,却也没有分开。

   白嫩的花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随风而起舞,煞是好看。

   帝九阙如冰削寒玉的深眸,泛着清澄华丽的辉光,精致如画的侧脸像是被笔墨描画而出,他抬头看了看周围飞舞的花瓣,看向云轻言,深眸里似乎有光芒在流动,“喜欢吗?”

   云轻言环伺一周,询问道,“难道郁大胖就在这附近?”

   帝九阙眼中的光芒在一瞬间熄灭,只剩下幽冷的深邃,和黑暗不见底的深渊。

   就连周围瞬间绽放的花瓣,都在一瞬间枯萎凋零!

   “走吧。”他转身就走,面色漆黑发冷,似乎不再想和云轻言多一句话。

   云轻言揉了揉鼻子,无奈地看着转身就走,一身散发着孤冷气质的尊贵俊美的少年。

   就在她还没走两步,白石背后不远处,突然传来阵阵哭声伴随着一道熟悉的声音,“诶?花怎么枯萎了?”

   “你你你!你别哭啊!别哭别哭!我给你吃鸡腿!”紧接着,是一道惊慌失措、手足无措的声音,一阵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

   云轻言:“”

   她跨过那巨石,往声源处一看

   一名胖胖的少年正拿着鸡腿安慰一名粉雕玉琢的女孩,那女孩扎着羊角辫,脸颊粉嫩嫩的,十分的可爱,看到少年手上的鸡腿,立马不哭了,长大一张大嘴,啊呜一狠狠咬了下去!

   胖子疼得一声嗷嗷直叫,“嗷嗷!别!松!你又咬到我的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