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Jan 2022

茄子视频无码app免费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的表现太过镇定,骗过了严一诺的眼睛,也让她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可现在看来,不管徐子靳是出于什么目的,最起码跟孩子的事情,离不开关系。

在那扇紧闭着的门打开的时候,徐子靳还没有进去,严一诺比他更快一步。

他拧了拧眉,对上严一诺猩红的眼眶。

她抬手,对着徐子靳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但是这个巴掌,并没有打中,因为被徐子靳掐住了手,而导致半路拦截了。

“徐子靳,这个无耻小人。”严一诺的红唇被咬得发白,浑身剧烈的颤抖,又惊又怒。

“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徐子靳!说话,说呀!”

包厢内的人,因为她的忽然闯入,而手足无措。

尤其是被严一诺扎伤的医生,以及开车过来的那个医生。

“们都是一伙的,这么大费周章地将孩子抢走,做什么?”严一诺泪眼朦胧。

清纯美女眉目如画美艳绝伦孤寂写真

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徐子靳做的事情?

她不愿意往最坏的方面猜测,但是总是无法抑制住,会不会是自始至终,都是徐子靳的阴谋?

“严小姐,听我说。”医生看不下去,低声想要解释。

“给我闭嘴,我要听徐子靳亲口说。”

不料,严一诺并不领这个情,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她目光森冷地看着徐子靳,不待他说话,就自顾自地说起来。“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吧?安排人做一出戏给我看,让我害怕了,最后不得不将孩子生下来是吗?”

“徐子靳,让我太震惊了,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今晚呢?这个用意是什么?这不白费心思了吗?既然想要孩子,直说就好,将孩子偷偷带走,我也不会察觉到什么的。”

对,徐子靳要这个孩子。

但是严一诺漏了一点,他还要她严一诺。

“怎么?为什么不说话?我的猜测正确吗?这就是的用意?徐子靳,沉默什么?”严一诺哈哈大笑,朝着他吼。

尖锐的声音,在此刻的包厢里,如此刺耳。

大人尚且不觉得什么,但是提篮里的孩子,刚刚被哄好不哭的孩子,在严一诺这般吼出来之后,又扯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

声音,跟之前的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严一诺笑了,却没有看孩子一眼,而是直勾勾地看着徐子靳。

“听到没有?这个孩子,想必也不陌生吧?的儿子,如所愿,生出来了,现在在哭呢。”

徐子靳掀了掀眼皮子,目光定格在严一诺的脸上。

“不心疼?”

“有这个父亲,我怎么会心疼?我也心疼不起。”严一诺大笑。

她的前半辈子人生,是在众人的羡慕中度过的。

她含着金汤匙降生,要什么就有什么。

但后面,一切的报应,灾难,接踵而来。

一定是老天爷看她过得太滋润了,要收回对她的优待。

“严一诺,跟我回去。”徐子靳的目光,扫过孩子。

身边的人见状,立刻将提篮提了过来。

相比刚才对严一诺的轻慢,对徐子靳,他恭敬得完全像两个人。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就是徐子靳的人,特地给她演一出大戏,她还真是受之有愧。

徐子靳的手握住提篮,将灰色的幕布掀开,露出孩子的脸蛋,哭得红彤彤的,眼泪涌了一张小脸。

另一人托住提篮,徐子靳瞬时将孩子抱了出来。

严一诺往后退了一步,被这一幕刺痛了眼睛。

“现在,告诉我,在不在乎这个孩子?”徐子靳的手飞快拽住她,严一诺瞬间无处可躲。

“对,先前说的,我处心积虑,让生下这个孩子,所言不假。”

她问了那么多个问题,一个又一个,但是徐子靳一直没有正面回答。

严一诺以为,徐子靳不会承认的,尽管这些确实是他做的。

但没有想到,这一刻,他承认了,而且还是全部。

“徐子靳,无耻。”她愤怒地说。

“无耻吗?我倒是不觉得,不过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跟别人生也是生……”

“最起码,我要给孩子挑一个我还算喜欢的母亲。”

喜欢?忽然从他的口中听到这个词,严一诺只觉得可笑。

他这样做,是真的喜欢吗?

“现在,我的孩子有了,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想跑到哪里去?”

“什么意思?”严一诺的脸忽然一冷,咬牙切齿地问。

“也没有特别的意思……”

“徐子靳,我对最大的成全,就是将这个孩子给。”

他处心积虑,不就是想要孩子?

既然没有生命危险,那给他也没有关系。

严一诺的后背贴在墙壁上,孩子的哭声,就跟一阵阵魔音一般。

她可以不去看此刻那个小孩的脸色,也极力忽视他的声音。

兜兜转转一大圈,徐子靳用他的手段,将孩子夺回去了,严一诺无话可说。

“之前也说过,给生一个孩子,我就可以恢复自由了。”

那个可笑的约定,最终竟然真的被他做到了。

以这样的方式,严一诺只觉得讽刺。

好,孩子也生了,她绝望也绝望了,现在,是不是该恢复自由了?

被关在囚笼一样的房子里,那几乎是她的噩梦。

徐子靳低头,孩子哭得撕心裂肺,但是她作为母亲,竟然狠心视若无睹。

这让徐子靳很不舒服,想走?

“那是一年前的约定,严一诺,以为还能作数吗?”

徐子靳将孩子用力塞到她的怀里,“这虽然是我的儿子,但也是的。现在我儿子哭了,先哄好他,接下来再来跟我讨价还价提条件。”

冷不丁地抱住孩子,严一诺先是一惊,后来手一松,小小的孩子从她的手里脱落。

直直要朝着地上摔去。

众人见状,吓得脸色剧变,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小心,甚至的冲过来想要接住孩子。

徐子靳脸色发黑,眼疾手快地接住那个婴儿,“严一诺,疯了?”

“如果他有事,我让生十个赔。”